菜单 菜单

印度选举格局因政治干预而受损

在印度,民主被吹捧为治理的基石,最近有关面临腐败指控的反对派领导人命运的曝光描绘了一幅令人担忧的景象。

《印度快报》的一项全面调查发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模式——在面临中央机构行动的 23 名主要反对派政客中,惊人的 25 人在加入印度人民党 (BJP) 或其在民族民主联盟中的盟友后摆脱了困境(NDA)自 2014 年起。

这一令人震惊的趋势引发了人们对印度调查机构公正性以及政治利益在该国选举进程中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的严重质疑。


“洗衣机”效应

印度国大党主席马利卡琼·哈格(Mallikarjun Kharge)恰如其分地将印度人民党描述为腐败政客的“洗衣机”,一旦他们加入执政党,他们就会奇迹般地变得“一尘不染”。

这一观察得到了数据的证实——在 25 名转向印度人民党或其盟友的政客中,10 名来自国大党,国民党国大党 (NCP) 和希夫·塞纳各 XNUMX 名,三名来自 Trinamool 国大党,两名来自泰卢固德萨姆党,一名来自 Samajwadi 党和 YSR 国大党。

与执政党领导人相比,反对党领导人所受到的差别对待是显而易见的。 2022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面临执法局 (ED) 和中央调查局 (CBI) 行动的知名政客中有 95% 来自反对派。

相比之下,《印度快报》的调查发现,在涉及加入印度人民党或其盟友的反对派领导人的23起案件中,有25起因转投执政党而得到缓刑,其中20起案件已结案,另外XNUMX起案件被搁置或搁置。 “冷藏。”


马哈拉施特拉邦的难题和外交部长的回应

目前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政治动荡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趋势。在面临中央调查的 25 名领导人中,有 12 名来自马哈拉施特拉邦,其中 11 名在 2022 年或之后加入印度人民党或与印度人民党结盟。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两位著名领导人阿吉特·帕瓦尔和普拉弗尔·帕特尔的案件随后结案,凸显了反对党和执政党成员待遇的鲜明对比。

在这些令人担忧的爆料中,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S. Jaishankar)对联合国呼吁在印度举行自由公正选举的反应尤其令人不安。

苏杰生的轻蔑声明“我不需要联合国告诉我我们的选举应该自由和公平”,这反映出对民主问责和国际监督原则的公然漠视。

外交部长发表上述言论之前,联合国发言人斯特凡·杜雅里克强调,该组织希望即将举行的印度人民院选举将在“自由和公平的气氛”中举行,“每个人的权利都受到保护,包括政治权利和权利”。公民权利,每个人都可以投票。”

苏杰生的挑衅回应,加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印度调查机构受到政治干预,凸显了该国选举格局中日益增长的多数主义霸权。

这是一个鲜明的提醒:自由和公平选举的承诺正在被负责维护民主原则的机构所破坏。


调查停滞和选择性执法

《印度快报》的调查揭示了一种令人不安的调查停滞和选择性执法的模式。

自从阿萨姆邦首席部长希曼塔·比斯瓦·萨尔马(Himanta Biswa Sarma)和马哈拉施特拉邦前首席部长阿肖克·查万(Ashok Chavan)等领导人加入印度人民党以来,针对他们的案件基本上处于休眠状态。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5 名领导人中只有两名,即前国大党议员乔蒂·米尔达 (Jyoti Mirdha) 和前自由民主党议员 YS Chowdary,在加入印度人民党后继续面临积极的 ED 行动。

此次调查结果需要印度政府及其机构认真反思。恢复公众对选举进程公平性和完整性的信任应该是当务之急。

在该国为至关重要的人民院选举做准备之际,联合国提出的担忧以及印度政府的轻蔑回应,凸显了迫切需要一个透明、公正的选举制度,以维护民主问责的原则。

无障碍服务